• <tr id='k5vju'><strong id='k5vju'></strong><small id='k5vju'></small><button id='k5vju'></button><li id='k5vju'><noscript id='k5vju'><big id='k5vju'></big><dt id='k5vj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k5vju'><table id='k5vju'><blockquote id='k5vju'><tbody id='k5vj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k5vju'></u><kbd id='k5vju'><kbd id='k5vju'></kbd></kbd>
  • <fieldset id='k5vju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k5vju'><em id='k5vju'></em><td id='k5vju'><div id='k5vj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k5vju'><big id='k5vju'><big id='k5vju'></big><legend id='k5vj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  <i id='k5vju'><div id='k5vju'><ins id='k5vju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<code id='k5vju'><strong id='k5vju'></strong></code>
          <ins id='k5vju'></ins>

          <dl id='k5vju'></dl>

        1. <i id='k5vju'></i>
          <span id='k5vju'></span>

            【網絡媒體國防行】在阿拉馬力戍邊的日子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24
            • 来源:青春草原精品资源视频_久久最新热视频精品店_在线成本人国语视频动漫

              央視網消息(記者 王小英)“邊防的路都走過瞭,以後你什麼路都能走,邊防的苦都吃過瞭,以後你什麼苦都能吃”,新疆軍區伊犁軍分區阿拉馬力邊防連的老指導員臧趕伏這樣說。

              這句話道出瞭邊防官兵在阿拉馬力邊防連戍邊的苦。 

            阿拉馬力邊防連(王小英/攝)

              “豆腐班長”的石磨

            連史館中的傳傢寶——石磨(王小英/攝)

              在阿拉馬力邊防連連史館,有一盤石磨,稱之為“豆腐班長的石磨”。

              阿拉馬力,蒙古語,意為“蘋果”。不過,在這裡,曾經因為不通水,條件艱苦,官兵們一度營養不良,這盤石磨就是見證。

              1986年秋,炊事班長章福海從陜西老傢探親返回,卻歷經4次轉車和32公裡的山路跋涉,扛回瞭一盤50厘米大小的小石磨。

              大傢都不理解,為何費這麼大勁背回石疙瘩。

              章福海沒解釋,將石磨背進瞭炊事班。接下來的幾天,章班長一天到晚把自己關在連隊副食品庫裡。伴隨著“呼吱…呼吱…”的石磨轉動聲,門縫裡飄出瞭豆腐的香味。

              原來在阿拉馬力邊防連,因為條件艱苦,缺乏營養,超過八成的官兵會浮腫。

              為瞭解決缺少蔬菜導致連隊官兵營養不良的問題,章福海利用探傢的機會,讓當石匠的父親打瞭盤小石磨,向母親學習制作豆腐的方法,背著百餘斤的石磨,行程兩千多公裡,將石磨帶回瞭連隊。

              一盤小石磨,結束瞭連隊官兵喝不上豆漿,吃不上豆腐的歷史。官兵都親切得稱章福海為“豆腐班長”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連隊的生活條件大為改善,石磨光榮“退役”,但依然被官兵們視為“傳傢寶”,珍藏在連史館中。

              吾心安處是我傢!“豆腐班長”的事跡一直在連隊流傳,激勵著一代代官兵,以連為傢,真心實意地為連隊貢獻。

              臧趕伏的“樂守邊關”

            用石頭壘起來的“樂守邊關” (張芯蕊/攝)

              在阿拉馬力邊防連,門口山上的“樂守邊關、書寫軍魂”八個字非常醒目。

              為何會在山上書寫這八個字,老指導員臧趕伏回憶,直到2000年的時候,阿拉馬力邊防連還沒通水、通電。

              在阿拉馬力的日子,顯得孤獨而漫長。

              官兵們最大的娛樂生活就是滾石頭,看著石頭滾下山。

              一次偶然的機會,臧趕伏看到,一名執勤回來的戰士,站在院子裡看螞蟻上樹看瞭幾小時。

              “長期在沒有人煙的地方執勤,鮮與人交流,很多人都忘瞭該怎麼交流瞭”,臧趕伏覺得得改變這種狀態。

              於是,他要求,每天早上出完操,戰士們到山下撿一塊石頭回來,在對面山坡上,擺出“樂守邊關”四個大字,“我希望戰士們每天一起床,都能夠看到,能夠讓他們得到鼓舞”,臧趕伏說。
              事實上,每個字所處的山頭離營區的距離不同,實際大小差別很大,比如“樂”字高度是18米,“關”字的高度則是72米。

              最終官兵們用一塊塊石頭,將“樂守邊關”四個字刻在瞭群山上,也刻進瞭阿拉馬力邊防連的血液中。

              2008年,邊防連用馬馱石頭,在另一邊攜刻瞭“書寫軍魂”四個字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每年邊防連的官兵都會用白漆粉刷這些石頭,抬頭便能看見。

              吳建軍的“河源日記”

            連史館中的“河源日記”摘選(王小英/攝)

              相比生活條件的艱苦,阿拉馬力邊防連執勤的條件更為艱苦,霍爾果斯河源地區尤甚。

              河源是我國曾經丟失的地方,二百六十平方公裡的土地,於2004年重新劃歸國傢管理,2005年我國正式組織人員進駐執勤。 

              河源地區地處卡贊古裡山區,平均海拔3500米,地形復雜,地勢險峻,溝谷縱橫,山高林密,氣候多變,晝夜溫差大,夏季白天最高氣溫30°,夜間最低氣溫達零下5℃。

              來這裡執勤的官兵,一年四季棉衣離不瞭身,有著難以派遣的孤獨和枯燥,還會遭遇與蛇同眠、與狼同崗、與熊同進的危險。

              作為第一批進駐河源地區執勤的連隊戰士之一,吳建軍還記得初入河源時的情景。

              2005年,吳建軍剛來連隊沒多久,團隊組織人員進入河源執勤。他第一個寫瞭申請書。第一批執勤官兵搭乘直升機到瞭這個丟失已久的神聖土地——河源。

              這裡沒有房子,需要自己搭帳篷、找柴火、挖土灶;這裡物資給養得不到正常保障,沒有新鮮的蔬菜,隻能吃土豆、洋蔥、海帶和罐制食品,缺少維生素的補充,嘴都裂開瞭口子;沒有電,隻能靠發電機照明;沒有通信工具,隻能寫寫日記,形成瞭獨具特色的“河源日記”。

              吳建軍在“河源日記”中寫道:河源,我們腳下的這片土地,這塊占地260平方公裡的神聖領土,曾幾度滄桑、幾度風雨,當這塊神奇的土地回歸到祖國懷抱的時候,這裡的一草一木,這裡的山山水水煥發瞭生機,蓬勃的朝氣,這裡的山更高,這裡的水更美,這裡的紅旗更鮮更艷,在這裡守防的官兵更加有激情。

              就在這樣與世隔絕的情況,堅持瞭一百三十多天。

              吳建軍依然記得,在確定要撤出的日子,可是由於天氣的原因,連續下九天的大雨,使飛機無法進入。看著本就不多的給養不斷減少,大傢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瞭。為瞭保持大傢的體力,保證每天有飯吃,由三頓飯變成瞭兩頓。每天隻能熬稀飯,由駐點領導分給大傢,一人一勺,為減少運動,臥床保持體力,形成瞭“河源舀一勺”的事跡。

            阿拉馬力邊防連官兵巡邏(王小英/攝)

              雪山哨卡寫忠誠,河源守防當尖兵。

              如今,每年5月到10月,阿拉馬力邊防連都會抽調官兵進駐河源地區巡邏執勤,每次都在100天以上,針對氣候惡劣、交通不便、信息閉塞、補給困難等特點,執勤官兵大力弘揚“鐵心戍邊、挑戰極限”的河源衛士精神,書寫瞭真正的軍魂。